阿困

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

【静临】喜欢到越深,心越痛

*百年老梗花吐症
*ooc
*沾满少女心♡的小刀刀来锤临也胸口♡(呕——
——)
*忘记密医到底是不是叫新罗了

春日的暖阳随着打开的窗户钻进狭小的房间中,似乎点亮了许许多多漂浮在空气中细小的尘埃。
也许是在叹息着什么,樱花的花瓣也随之落下,落在地上。任人踩踏?或许是融入泥土中?它的命运还是不知晓。但,总是残忍的。

“咳咳咳…”几声轻微的咳嗽声,伴随着这一刻的春景,临也的脸色貌似又苍白了几分。
“我说啊,折原临也你着家伙居然会得这种病还真是罕见。”没心没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,声音的主人——密医先生的脸上多了几分担忧。
“喂喂振作点啊——话说如果再找不到喜欢的人的话生命只有三个月了咯——”密医再次话唠了起来,也没有注意一旁临也早已睡着。
“…喂你咋……啧居然睡着了”只好帮临也盖上被子关好窗户走出去。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床上的人一直睁着眼睛。
并没有睡着。
只是在思考...罢了。

“我…喜欢的人吗?”轻喃着,脑海中突然闪过的身影让心脏又疼痛了几分。

“咳咳…”手不自觉的捂住嘴。
这次——貌似一整朵花啊。

闭上眼睛,沉沉的睡去。

“花色艳丽,花姿优美。叶卵形或椭圆形。花朵簇生于顶端,花瓣呈玫瑰红色,朵朵弯曲下垂,如遇微风飘飘荡荡,娇柔红艳…诶诶临也你醒了啊”密医停下嘴上的碎碎念,放下临也几个小时前吐出的那一整朵花
临也:“谁家的医生会在病人旁边bb啊”
密医:“我啊”

……

“……啧”

“话说临也你吐出来的是海棠花啊,可以作为蜜饯呐,所以——我把它种在了花盆里——!”
临也嘴角抽搐了一下,他该怎么说服这位好友才能把他吐出来的这种花给扔掉
“新罗…”
临也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,嘶哑着嗓子一脸“紫薇你别走”加上尔康手“麻烦把这一朵花扔了…”
“临也别介意啦可以成为蜜饯果的啦而且还是免费的…ww”
“那你想过这朵花是从我哪边吐出来的吗”刻意加重了吐这一字,眼睛死死的盯着新罗。
“…临也,实话不相瞒,这个盆栽,我打算送给静雄。”新罗难道正经了一点,随后又用不正经的声音说“看看这朵盆栽会有什么反应嘛”
“……”心脏再次开始疼痛,就像一块压力板在用力的挤压,眼中朦胧一片,鼻子酸酸的,喉咙开始不断发痒,伴随着咳嗽声掌心逐渐变红,带着微微粉色的花瓣被染红。


新罗想,这个人..也许就是静雄了。






评论(11)

热度(63)